如何看待观点冲突

      最近因为一问题,感到十分苦恼。我发现无论是在生活中还是互联网都会发现与自己所持观点不同甚至相互冲突的观点。由此产生了疑惑,不同的人看待同一件事为什么会有不同的态度与看法?当这样的冲突产生时我们应该采用什么样的态度?便想写一下自己对于这件事情的一些思考与想法。

我为什么会对观点的不统一而烦恼

   
      这个问题正是我苦恼的原因:我意识到每个人的价值观以及思考问题的方式与角度不可能完全相同,由此而产生了观点意见的相互冲突。我知道这是一件无法避免的事情,但是我意识里对此现状感到不满与烦恼。


乐观的真理显现理论
   
      我似乎有一种乐观主义的信念:如果真理出现在我们的面前,我们便可以毫不费力的认出真理。更进一步,只要事实被揭示出来,我们便可以得出“正确且统一”的结论。而无需经过进一步的论证。我乐观的相信:“只要赋予真理相当的机遇,真理还有善良就必定胜利。‘让真理和谬误格斗,谁曾见过在一场自由和公开的冲突中真理被击败的呢?’(《雅典最高法官》)”。然而,这样的信念是毫无根据可言的。这种乐观的认识论会导致盲目相信:因为真理是直接显现的,所以我的第一直觉便是真理,缺少了反思与纠正,只会产生教条的观念。另外,那些观念与我们不相符的人一定是由于他们自己的邪恶而拒绝认识真理或者是由于教育或者传统的偏见而看不见真理。这种乐观的真理显现理论可能通过这样的方式导致极权主义或者公众压制少数派与异端的理论基础。

统一的愿望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对于舆论的一致有一种“渴望”,我不想与别人的想法不一样,也不希望别人与自己的想法不一样。一种很奇怪的倾向,它并没有合乎理智的要求,或许就是从众心理作祟吧。或许足够理性的人会觉得这种想法的荒诞可笑。

生活的答案

      一直对于一个问题比较困惑:对于人们应该如何生活,是不是拥有一个确切的答案?这个答案是否唯一的?按照功利主义的观点,如果我们每个人都按照这个标准答案行事,那么就可以实现全体人民的幸福最大化。而与这个答案不同的生活方式就无法实现幸福最大化;甚至是危及全体人类的幸福。不知道是不是由于一元化的教育——学校里按成绩高低排名;社会上看赚钱多少而判断其成功与否——我对这个答案有着幻想与期望。
但是就这种期望本身来说,不按照这个标准生活方式行事的人就是在传播谬误,因此必须受到压制。与真理显现的理论相同,导致极权主义或者成为公众压制少数派与异端的理论基础。“存在一个标准的生活方式,如果每个人都按其行事,就会实现人类幸福最大化。”的这种理论,是一个存在性命题,无法检验与被证伪。即我们无法知道是否会有这样一种生活方式。然而,人类不是不会犯错的,就如真理并不会是我们可以直观感受到的。穆勒说:
认为真理,仅仅是真理,就内在的拥有否定错误的力量,就有战胜地牢与炮烙的力量,这是一种懒汉式的侥幸心理。
假定一种观念正确乃因它经受了一切可能的辩驳而没有被驳倒,与假定它是正确的乃因它是不容反驳的,这两种假定是有巨大差别的。
      对于生活是否有着一个确切标准的答案,我得不出结论。如果存在,我们也无法知道我们的目前生活方式是不是那个答案。人是会犯错的,我们只有允许多种多样的生活方式存在,让我们讨论与比较,让我们批判与反驳,才有接近这个终极答案的希望吧。如果这个答案本身就不存在,那么我们便不会有要求每个人都相同的倾向。

如何看待与自己观念不相符的人或事

批判性思考

      前面讲到,我们每个人都是会犯错的。我们自己的观念也可能就是错误的。在听到或看到与自己观念不相符的观点时,应该仔细想想对方的观点中是否存在谬误、推理是否符合逻辑?这叫弱批判思维。在完成弱批判思维后,(无论对方观点是否存在谬误),在思考一下,有没有可能自己的观点中也存在漏洞或谬误。对自己的观念进行批判性思考叫强批判性思维,但是着往往很难。除此之外,在一个存在谬误的观点中,只要我们去寻找,往往可以发现值得保留的真实观念。故我们不能对于那些与自己相冲突的观念置之不理,甚至忽略。这样可能加强回音室效应。

多样性与宽容

      在经过批判性思考之后,两个相互冲突的观点可能仍然不能达成一致。而这可能是由于人的价值取向各不相同。又回到了前面的问题,这里引用《自由论》中的一段话:
他(指穆勒)曾经宣称当我们真正执著于某种观点时,我们肯定会憎恨那些持相反观念的人,他宁愿要这种情绪也不要冷漠的性情与意见。他并不要求我们必然尊重别人的意见,恰恰相反,他只要求我们试图理解与容忍它们;仅仅是容忍——不赞同,反感,甚至嘲笑或轻视,但是容忍。没有深刻的信念,也就不存在生活的目的,于是他自己曾经面临的可怕幻灭感就会来到我们的面前。但是没有宽容,理性批判和合理责难的条件就会被摧毁。他因此强烈呼吁理性与宽容。理解并不必然导致谅解。我们有可能带着激情与仇恨争辩、攻击、拒绝、责难。但是我们不会压制或者倾轧:因为压制与倾轧将毁灭善恶,这等于是集体性的道德与理智自杀。怀疑的尊重我们反对者的意见在他看来似乎要好于冷漠与犬儒主义。但是即使是冷漠与犬儒主义的态度,其为害也要轻于不宽容或扼杀理性讨论的、强加于人的教条。
      所以重点还是批判性思考和宽容,接受社会观念的多样性,接受社会中存在对立观念的事实。批判性地坚持自己的信念,宽容地看待对立的观念。就个人层面上讲,这并不矛盾。

Comments

  1. 还有一个部分是打算讨论一下,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人们观念地不同,写了一点,但是总觉得自己这部分地想法还很不完善,索性就不要了。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整体主义倾向与渐进技术

18-19春节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