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体主义倾向与渐进技术

Edit Post
        博文标题所提到的“整体主义”一词来自卡尔·波普尔的《历史决定论的贫困》一书,书中的“整体主义”是一种将社会看作一个整体的研究方法。而本文中讲的“整体主义”更偏向于一种思维倾向,或者说是一种思考问题的方法。

        在现代社会,我们每个人都会发现生活中或多或少的存在着各种问题与不如意的地方。就我自己而言,对于生活中不满意的事情有许许多多:

  • 国内政府对于网络的封锁
  • 国内的言论自由与思想自由受到极大的压制
  • 自己的平凡或者说一无是处
  • 长相并不好看,不喜欢自己的外貌
  • 。。。。。。
        对于生活中所存在的问题,无论是社会层面的问题还是仅仅与自己相关的个人层面的问题,我想每一位对于生活还未绝望的人都会有改变并解决问题的期望。然而,不同的人对于如何改变则有着截然不同的态度与看法。
        马克思曾说: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马教主的认识到了社会中存在的各种不公,经过自己的思考提出了消灭资产阶级、消灭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的社会制度,并预言社会必将走向共产主义的乌托邦。马克思主义的确对世界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苏联、东德、红色高棉、朝鲜(社会主义但不信奉马教主)还有建国初期的中国。马克思口中所说的“改变世界”或“缩短和减少分娩的痛苦”是一种整体主义的社会改造工程,这种改造不满足于渐进修补或摸索前进。他们会采取更激烈的方法来实现对社会的改造:如苏联的大清洗;中国的土地改革大跃进文革;以及红色高棉大屠杀。但是这些激烈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无一不是人类历史上的重大灾难。
        整体主义者认为科学可以从整体的层面上把握社会,此处的整体指的是社会全部性质和方面的总和。并且认为社会可以整体的加以改造与控制。然而在我们对社会的全部关系加以控制的时候,又会创造出新的关系,如控制与被控制的关系。所以希望对社会整体的加以控制与改造在逻辑上便是不可能成立的。
       而个人层面上的整体主义呢,则是由于社会个体对于自身的不满而期望作出完完全全的改变,克服所有缺陷与不完美而成为一个全新自我的念头。他们认识到了不足,他们期望天翻地覆的改变。然而就如整体主义在社会层面行不通一样,在个人层面上实行整体主义的改造也必将毫无进展,毫无希望可言。原因在于个人层面上的整体改造看起来是无法实施的,或者根本没有方法去实现个人的整体改造。而对于部分的渐进改造,他们又会觉得太过低效、甚至无用。却找不到更加快速与激进的方法。对此:
人要求伟大,而又看到自己渺小;
人要求幸福,而又看到自己可悲;
人要求完美,而又看到自己充满缺陷;
人要求能成为别人爱慕与尊崇的对象,
而又看到自己的缺点只配别人的憎恶与鄙视。
他发现自己所处的这种尴尬,
便产生出一种想象中最不公正和最易作奸犯科的激情,
因为他对于那谴责他和让他认识自己缺点的真理,
心怀切齿痛恨。
——帕斯卡尔《思想录》
        个人由于认识到自己的缺陷,却不能完全的克服或加以改变,由此而产生了一种自暴自弃的念头,而毫无作为,甚至对当下的世界心怀切齿痛恨。
        那么样的方法对于社会和个人的进步是切实有效的方法呢?波普尔在《历史决定论的贫困》中提出了“渐进技术”的方法。渐进技术是指对于当下的社会或个人存在的单一的问题,对于单一问题本身,制定出切实可行的改变方法。同时对于结果作理性的批判性的分析。我认为通过这样的渐进修补的方法,纵然有可能进度缓慢或是效果不明显。但这是我们在社会或者个人层面上可以取得进步的有效方法。
        最后希望社会以及我们自己都可以慢慢的变得更好,通过我们自己的努力。

推荐阅读


波普尔的《历史决定论的贫困》
各种【一元化思维】的谬误——从“星座理论”到“共产主义社会”